文章

顯示從 十月, 2017 起發佈的文章

林鄭的80萬公屋

係2012年,其實隊長已經提出究竟 公屋要起幾多先夠 呢個問號,當然隊長唔掌握任何數據亦無意去做呢方面的研究,但個人認為政府的確係要定一個公屋的封頂先合理,至於係唔係80萬就當然可以討論,而最大關鍵係我地都見到新建公屋同新增的公屋人仕家庭係異常地無效率,所以問題係你不停建公屋都只係比公屋所分戶出黎的所謂分支家庭,實為富戶家庭所占用,無助於解決超長的公屋輪侯策。 當然你係任何一個位封頂都一定會比人入位,無論係泛民要扮晒幫基層,以致建制要派蛇齋餅粽,停建公屋點都係有捐政棍的利益,而且你作為議員更加難企出黎話我支持停建啊!始終一咁講就失去道德高地,失去良心票,人就係自私的,就算你民望再高,如果你係公屋戶,有個超高民望而且你99%都支持佢理念的議員,唯獨是佢係支持要迫公屋富戶還公屋而且再停建公屋,而咁岩你又係富戶,我相信99%的人都唔會投比佢,呢D就係人性,所以林鄭呢家受晒成為眾矢之的,相當大程度係因為政治原因。 其實而家個政策係以綠置居配合富戶政策,制造誘因等有資產有樓的就搬出,無的就自已買綠置居,等呢D人自動自覺交還需要輪轉的公屋。個人認為係好合理,因為公屋理論上係一種狀態而唔係一個永久的居所,即當然如果你係有困境有經濟問題,咁你入住公屋係社會保障的其中一個責任,但當你如果住左十年廿年三十年,仔大女大全民就業而且仲有D仔女已開始有成就的時間,呢一部份人仲住係公屋就即係佔據資源,當然如果社會無人排公屋就當然算數啦,但呢家條隊長過彌敦道的時間,你有錢都霸住其實隊長認為係講唔通,所以呢家林鄭制造誘因我覺得都係合理。 有人又會話咁點解唔直接將綠置居當公屋咁排比人上樓呢?一來林鄭都講過從地理上呢D綠置居係偏遠小小,所以能用新的公屋去換番流轉到的市區公屋其實係好事。二來我覺得用比喻來形容係最好的,即假設你個馬桶塞左,你會選擇起個新廁所定通渠先?如果你發現你唔通渠,起完第二個新的廁所塞左,你又要起第三個廁所,咁你起下起下都發現成屋都係廁所想起都係起多三兩個廁所的時間,你意識到唔識通廁所係死硬的話,咁你局住都要試下通啦,去到幾多就幾多,唔係就爆屎渠啦,呢個就係而家的問題。 當然又有人會話隊長你有樓,你當然想更多人進入私人市場啦!咁講真隊長又覺得其實我支持同反對都只係出篇文姐,個公屋政策又唔係我制定,房署又唔係我睇,根本我支持同反對都無影響。然而如果從另一角度睇

真財務自由有幾多人做到?

近年加入所謂財務自由的信徒越來越多,當然當中有不少隠世高手,投資達人,但與此同時亦有不少人只係在路途上努力當中,更有些人係完全唔知自己做緊乜,但就宣稱自己財務自由鳥,但在隊長眼中可能未必真係財自,所以又屎忽痕討論一下。 首先財務自由的定義,就係被動收入大過或等於經常性開支,那就是財務自由。不過,呢一個定義的階段係咪就係真正的財務自由呢?對隊長而言就唔太係,始終仲有三個問題係咁如果經常性開支無奈變大左,又或者被動收入係唔穏陣,又或者你的非經常性開支係經常無厘頭出現,咁假使間你已經離開左主動收入太耐去選擇為興趣而生活咁計,你是否搞得掂所有野呢?呢個就係一個好大的問號。 舉個例,我的波友有個30歲的男仔,家住公屋,無固定女友,月入12000蚊,自己搵自己駛,每個月慳慳地都夠用,好啦咁佢如果你比佢有每個月的被動收入有12000蚊,咁佢算唔算財務自由呢?表面上以客觀的情況黎睇係算的,因為的確被動收入大過或等於經常性開支了,但我相信稍稍有諗法的你都會話,嘩得果12000蚊夠唔夠駛啊係香港? 當然我唔係話佢即時就要唔撈,而我相信如果佢唔撈都只會係日日打機,但個考慮點係的確所謂財務自由舊錢夠唔夠用? 作為一個正常人,當佢搵到另一半時,結婚又一舊錢,搬出黎住又一舊錢,老實講一條突如其來的擺酒數,再加結婚後的開支已經即時失預算。一間生個小朋友出來,就更加搞唔掂。當然呢個世界貴有貴玩平有平生活,你話結婚唔擺酒,之後搬去同老豆老母住又唔駛供樓交租,然後又唔打算生小朋友,甚至話個老婆大把錢可以唔駛諗咁多,全部我都吹你唔漲,但如果真係要計的話,的確係唔夠洗就始終係一個幾客觀的事實吧,而且唔好忘記當你能制造12000的被動收入,你的資產估計都有300-400萬吧,而能夠有300-400萬資產的人,斷估真係好難好難係12000被動收入的水平生活吧,所以隊長認為要講財務自由,一定要考慮更多,如果唔係一下計錯數,咁就真係大穫了。 故此,隊長認為如果要真正的財務自由,一個男人可能至少也要有被動收入50000左右+有自住樓在香港先合理一點吧,呢個數並不令到你感到生活有多優越,但至少如果你乜都唔做的話,應該要有普普通通簡簡單單的生活應該唔難。然而,如果你年代仲係40樓下的,即未來仲有好多年要生活,有好多未知之數的話,個人認為去到8萬甚至10萬,咁就合理了。然而,如果要在香港真係好享

中國教條

中國的十九大會議,習大大描繪出未來中國幾十年的心願景,之前隊長都寫過唔少篇幅,中國的崛起已經係勢不可擋,而同日係德國,華為推出mate同mate pro手機,市場反應相當理想,睇番而家手機界的大哥大,以萍果同三星仲係領先,但之後就係國產的華為 / OPPO同埋小米,呢兩個事情,令隊長亦對中國崛起有新的感觸。 係十年廿年前,你可以視中國崛起為一個過程,而係過程當中,我地不期然都會攞外國的經驗同做法去閱讀中國,舉個例我地會話中國手機點點點,但應該要學萍果等等。而背後如果你唔係行業的內行人,你可能未必睇到個變化,而隊長作為睇住成個產業鏈變遷的人,我可以話你聽我覺得好恐怖,因為中國式的商業營運操作,係無良地有效咁將良性的競爭擠出去,而呢样野而家係隨住中國崛起而不停變強大,老實講我地呢D老香港的中坑,其實已經我認為已經係走到接近邊緣或盡頭,未來好難再係中國的教條下立足。 其實以前個世界,係以西方國家領導,而香港人有西方背景,中國內地就比較落後,所以香港人有優勢。但隨著呢個時代巨輪的轉變,中國企業做得好大好大,而歷史話比我地聽中國的漢唐宋潮的盛世係會有二三百年的國運,而如果呢個立論係合理的話,咁中國盛世應該係我地有生之年都會繼續壯大,所以從之前中國人要走出去的年代,隊長認為今日的十九大話比我聽,中國有機會大到可以令你要走入去,意思即係西方果套已經唔合時,你要做中國人生意,就要用中國人果套手法,而呢套手法我唔知會否如習大大咁講話會變文明,但如果做唔到的話,我相信個世界會變得好奇怪,你要立足就不能獨善其身。 係中國的商業圈入面,隊長認為香港人的定位真係好難,舉個例有工廠的PM係幾乎住係生產線入面,朝七晚十一,一個星期有6日都係咁,有家都真係歸不得,為的就係要用盡最快的效能接到客戶的訂單,所以成條生產線成個BU都會係瘋狂咁做,而呢個PM可能月薪只係得12000左右,不過年底有花紅約10萬,我眼見的呢D PM,講真我深信香港的年青人做唔來,唔係睇小香港人,但一來我認為好多香港人唔捱得,二來我認為就算你捱得,你都融入唔到中國好local好本地的文化商圈,打個電話講句野的感覺你唔係果種人就唔係果種人,做唔到就係做唔到。 而如果你認為做供應果個慘,做客果個應該就舒服了吧?我可以話少年你也太年輕了,實在做客果個就日日周圍飛,朝七晚可能都有五六點收得工番酒店,但又如何,

阿成對抗既得利益者的故事

阿成係一個廿歲的青年,天生品格敦厚,崇向公平熱愛自由,是一個位難得的品格端正的年青人。 阿成係民間組織左一個青年的團体,主要係希望為青年人發聲,希望能為青年謀福祉,而作為主席的佢,連同細一年的大學朋友阿明,以及還是中學生的阿肥,三人經走訪各大小論壇,而當中特別講到樓宇政策時,阿成為首的團体認為,問題係在於官商勾結,政府唔敢郁大財團地產商,地產商又囤地,炒家又炒貴晒D樓,政策向既得利益者傾斜,班地產霸權日日坐係度等升值,榨乾市民同年青人的血汗錢,點解要為層樓打工三十年等等,由於佢個人魅力出眾,電視台亦追逐訪問,所以有不少支持者累積,其超然地位越來越高,對社會的影響力越來越深。 由於阿成的成功型象,剛畢業的佢剛好遇上立法會選舉,而阿成亦輕易得票順利當上立法會議員,月薪接近十萬元。而作為青年人以及民選議員,在議會內佢積極為青年人發聲,大力評擊樓市的問題,聲言其實主要既得利益者肯稍稍讓步,發展商能賺少D,業主肯收租金平D,年輕人就會開心一D舒服一D。適逢新一屆政府重視年青人的意見,阿成更被邀進入行政會議,為特首出謀顯策,最終係任期內成功爭取到好多發展商攞地出黎興建居屋,以年青人的能力作為定價,為香港樓市的問題落下一道完美的解決方案,風頭一時無兩。 而為年青人興趣的居屋主要係按年青人的能力定價,故此首批居屋一萬個單位推出,600呎的樓叫價約300萬,香港三粒星的首置可以零首期上車,政府包底,但因為係居屋同只為解決樓宇問題,故此有轉受限制,十年內只可原價賣比政府等等。其時大部份人眼見發展商已經雙手奉出大量土地,政府更公佈每年五萬單位完全無問題,樓價應會持平而且政府原價包底,有嬴無輸的情況下,首批一萬個單位全部沽清,電視台又再度訪問,所有買家開心過中六合彩,而電視台再度訪問阿成,佢以一句其實既得利益者肯放下自身利益,香港是可以很和諧的,而在訪問中阿成更親自介紹自己都以320萬買左一間高層的海景屋,出道一年,自己爭取自己成為業主,真正的人生大嬴家。 時至當年新年,本應一家人團聚的好日子,突然阿成的爸爸同阿成講,今年我們不去拜年了。阿成不解。「其實呢,阿三叔三嬸舊年年底用八百萬買左層康城樓,點知你個計劃呢,佢間屋呢家只值四百萬唔到....所以都係避免磨擦了」阿成媽就以溫柔的語氣解釋道。「其實阿三叔三嬸咁多樓,仲屎忽痕買樓,一早就係呢D人炒高晒香港D樓,我出的

下一個升浪的條件漸成熟

今日恆指又再創新高,最高報28626點,尾市回軟但都高收28458點,之前跌左幾日,但十一黃金周後的十九大又令香港報復性上升,個市好似唔識跌咁,呢個感覺又好似去番之前2007年的32000點咁,當然股市唔會無止境咁升,終有一日跌(樓都係),但調整幅度同估頂呢D野隊長唔諗先,只係講呢家個股市旺到發癲,可以睇到又發了一班人之餘,市場資金好多亦係一個因素,所以有人賺左錢出黎買樓亦唔係咩新奇事。 今次股市升的一個重點就係美國宣佈縮表的同時,中國就玩降準去造新錢,呢場中美的搏奕,繼續令市場的呢個印錢派對以及通漲成本無止境咁運行落去。而且,美國講加息講縮表,係吹左好L多年,大家都預左,但係你表個月縮100億美金的同時,人行一下降準已經造番約6萬億的新錢出黎,理論上以一年計,兩者的威力差唔多,而香港又受惠於中國的經濟下,你諗下大陸的中小企借多左錢經濟又疑似會更熾熱的情況下,走資同發左的黎香港買樓,又係有一定的支持。 大環境令香港樓市撕去左縮表的陰影,股市向好又發左一班人,講番香港內部情況,林鄭所搞的乜屋物屋全部都係搞笑,無地你搞咩貨櫃屋果D都係得啖笑姐,政府房策仍然係束手無策,供應係唔會有乜變化。而最近半年個樓市其實可以話係平穏發展,價錢由三四月衝到高峰然後稍稍回軟同整固,及至而家十月其實個整固時間已經開始儲夠力,睇怕當D二手盤再消耗一輪,只等下一個導火線就會再次向上行。 唔信的話當然我無辦法,但有迹可尋的地方係其實呢排新盤已經係痴痴地線,康城一直都係將軍澳最遠最隔涉的地方,喂佢果口價其實係九龍可以任篤,開到咁貴一样有1300票,認真講我都唔知入票果D人諗乜,但any肥,有咁多人入就有咁多購買力,無計。而另一個盤屯門的park ville我又係嚇親,一房兩房的又係九龍價,基本上同之前太子深水埗果D小型發展商開的單幢樓價唔係差好多,不過呢家玩下gimmick開D咩大學生plan,但其實咪理,如果去到貨的,我真係可以講九龍的二手樓要劍指20000實呎先岩數,否則都反應唔到個地區差價。 購買力的強勢可以反映出市場的資金應該真係好多,多到D人盲中中唔理價照買D新盤,不過如果你話你感受唔到自己購買力強左,唔駛擔心,因為隊長都唔覺我多左錢,只因印錢造錢的第一二水係未流入你個袋但先流入左另一班受惠左的人先,所以有一班賺左第一水的人就可以亂買野都唔覺得錢係錢咁。然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