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七月, 2017 起發佈的文章

背靠祖國的樓市

無論你認同唔認同,以及你的政治取向係點都好,一個無辦法唔承認的現實,就係中國已經強大,香港的經濟有好大比例都要靠國家靠國內同胞,而樓市已經係數字上體現左呢個現實。 五年前寫過,殖民地時代的香港,權力核心係中環港督府,有錢的人,特別係外國人,全部都聚居係中環附近,而幫到外國人搵食的華人亦主要係靠住班鬼佬發述,自自然然就住係港島,所以越近中環的樓價就越貴,慢慢散落港島其他區都會比九龍貴,而新界就因為離開中環核心地段最遠,所以最平,呢個係97年前的香港。 2017年的香港,有錢的鬼佬當然係度,但20年後的有錢外來人就不限於鬼,係一河之隔的祖國就有無盡的有錢人南下香港,而佢地首先並無一個包袱住港島定九龍定新界,當然如果黎工作的就會方便番工的地方,但好多好多國內的同胞,首選的係可以最容易番到祖國的路線,呢個係一個好明顯的核心轉移的需求,即以前的中環並沒有那麼重要,反而係能夠坐地鉄直番大陸的區域就更多吃香,所以你可以見到新界東能直去落馬洲同羅湖的屋苑,係好受內地容歡迎。 咁究竟呢個係一個unique的現象,定係一個客觀的事實呢 ? 隊長的觀察就係咁,我地如果攞番最平的入場屋苑黎睇,沙田中心而家平均呎價係14800,九龍東得寶花園平均呎價係14500元,港島東北角的健威花園係14000元,那怕呢個比較未必係apple to apple,但如果你用一個大勢黎睇,你估下97年左右的沙田中心 vs 得寶 vs 健威係一個咩比例? 基本上大家都會認同的係,以前港島樓最樓,沙田中心應該最平,但時至今日,三個屋苑應該差唔多了,而且沙中重要最貴,呢個足以證明重心向北移的現實。 不過當賣到豪宅黎講,港島價仍然係夠硬淨,那是基於對於好有錢的一群人黎講,港島豪宅仍然有吸引力,呢班人可能係咁易都幾千萬身家,中意住開果度繼續住,第二代第三代都住附近,以佢發左果一代人的財力,係有能力繼續支撐個樓價,所以係過左1500甚至2000萬樓的地區,港島仲係好強橫。 新樓方面其實都有類似的情況,唔計最貴最誇的樓黎講,元朗賣grand yoho去到16000-18000一呎,荃灣海之戀都係賣到18000-20000一呎,而港島樓因地段問題好難作正面比較,但如果你搵番二線小小地段如筲箕灣的香島都係賣23000一呎左右,唔難發現你其實買港島的錢可能同買元朗差唔多。 有人就會可能話,車

香港租客質素

近期幫我老母搞D屋,花臣多多,一方面遇上一個職業租霸,由唔交租至到申請土地審裁處,上庭我都有小小參與,搞左半年呢個鬼佬職業租霸終於係執達吏上屋企前的15分鐘離開,可想而知其實佢都已經係極熟悉法律程序,知道玩到乜野位先係遊戲終點,而且係今次的法律遊走一圈的過程下,其實有心玩野的租客真係可以話無乜手尾跟,特別係擺明乜都無的,真係唔怕你告,所以做業主真係要千萬小心。 然而,我老母的另一套樓就又係時候出租,經過租霸一役,佢終於明白大部份的地產代理,就算果一刻當你幾咁老死幾咁好都好,到時尾只有一個好現實的目的就係做成生意,而做成生意的前題下,所謂乜春幫你搵個好租客呢D說話,基本上係完全逢場作戲,即基本上只要行入鋪頭搵樓租肯比佣的就係好租客,前後識左五分鐘都可以吹到同呢個人相識左九世人,而到最後住得有衰,又或者唔交租,乜乜物物,都係你業主自已受,而佢果幾千蚊佣就當然暖笠笠落袋。 當然做代理就無得包生仔,個租客係乜質素就真係管唔到,所以橫掂都係,隊長就不如自己上網幫我老母搵下客仔好過。上網客的好處就係通常上得網搵樓,都會比較後生小小,但係唔好處就係呢D人通常都係cheap cheap租客,總之就要好似格價專家咁,用一世紀去將整個網海的所有盤格晒所有價然後搵出最最最最L平或最高價值果間屋為目標。咁當然無人同錢有仇,之但係呢種心態點解隊長咁深刻呢,主要都係同佢地睇樓同埋溝通有關。 隊長成日講,見租客的確係可以擴闊眼光,睇盡人生百態。 客A: 一個女人帶個小朋友兩歲,想要最平,然後放我飛機。 客B: 一個女人,四十歲左右,上到來好似幾中意,但佢個Feel有小小跳制,唔知係咪隊左小小草咁,咀角成日有小小想笑,思路又有點怪,黎到呢就成日同我講佢等緊另一個盤,因為果度好似更適合佢,然後問我有無得傾價錢,又問我可否短租,心諗你估我好得閒同你租半年又搵下一手咩?不過呢個都算正常。 客C: 一個女人,電話溝通好斯文好有禮貌,黎到就真係唔好介意我咁講,有小小似泰迪羅賓的女版,隊長我對殘障係無任何意見,但問題係我老母岩岩先整完個租霸,真係唔好介意如果再整多次,會唔會打撚死我呢個衰仔呢?所以我都只能好有禮貌咁,提高個價錢希望大家deal唔成功。 客D: 一個女人,四十五左右吧,住元朗村屋坐大半個鐘頭車特登來睇樓,我問佢我話點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