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九月, 2017 起發佈的文章

中國的吸星大法

相信有睇過金庸的人對於吸星大法都唔會陌生,係金庸古典入面有兩門武功係可以將對手的內功吸取並收為已用,一就係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另一個就係北冥神功,如果套用係今時今日的職場黎講,中國其實就正正係用緊類似的吸星大法。 係好多年前,隊長已經不止聽過就算公司內部都會有好多地區與地區之間的政治競爭,所謂的Internal Competition,就係由於中國係成本上都極有成本優勢,而無論配套同埋客人的整條產業鏈,上中下游都會部係晒中國入面,因此當我地公司係美國諗到任何好的或新的野,就算創新的意見係美國測試,到最後量產就會係放比中國,呢個唔係隊長公司獨有,全世界大部份的MNC都係以呢個模式操作,亦因此中國的工人,中國的配套職位,都一直有保證咁強勁增長,亦成就左好多新一代的中高端人材以及富了一班企業家。 不過在一片正面的發展當中,提供好的點子的美國人,特別是中下層的對口人員,亦睇到呢一個無奈而又似是合理但卻又不公平的轉變,畢竟他們也不是白痴,諗到自己諗到條好橋,試好晒了諗好晒了,一個可能令自己競爭更有優勢的發明,可能因一個老闆的決定就轉去了乜都無做過坐係度等食的中國同事手中。當然,在於一個美國的打工仔黎講,佢又真係只係打工仔,份糧都係出咁多,而在於公司立場黎講,也無任何損失,甚至因為成本低左而變得有競爭,看似也無損失。但其實係國與國之間,中美雙方過去不停以美國開發技術而中國學習的情況下,實情係有不少人學滿師已經可以自立門戶或跳去另一個公司,背景更有可能是民企國企,而在技術下得到的優勢所創出黎的職位,是由日積月累的技術所孕育出黎而成,當中涉汲的係一個又一個龐大的產業鏈以及相關的職位需求,然而呢一堆後面的好處都被中國呢個有具大吸引力的吸星大法經濟體所完全吸收,所以隊長係日常事當中,亦聽過不少冷言冷語,說在transfer東西過來中國時,我們也把jobs take away了。 而經過左十幾年中國的吸收,呢一個巨大的機器已經成為一條不歸路,原因係好多企業都因為中國有齊全的產業鏈不得不改變策略,當中包括很多將美國本土的生產基地關閉,又或將二線的生產基地如馬來西亞泰國越南菲律賓印度整合至中國,當然我地睇到亦有好多因為中國成本開始大幅上漲而要走出去番東南亞,但獲得巨大的成功實在不多,而慘痛的經歷如受政治不穏等因素係越南同印度就更加累見不鮮,而且比你平到你自己生產,又發現配套

樓市究竟可以升成點呢?

香港樓市在2008金融海嘯後約58點,升至今時今日的約153點,升幅已經接近三倍,中間係2015-2016年調整過15%後馬上大反彈,2017年上半年可以話癲左黎形容,好多專家都跌眼鏡,而近期雖然都叫做慢下來,但偶然都係會見到破頂成交,假使間如果樓市又升上,下一個浪的頂會去到幾多錢呢? 當然咁樣問呢個問題,其實未必太可以科學化答到,因為咩叫浪頂呢?上個2015-2016年的調整,算唔算浪頂先?好明顯如果你睇我的文字之間,可以講話唔算,因為調整就係一個調整,個浪係未行完,如果稱得上一個浪的完結,都係之後有幾年的方向改變,亦會配合一個大單野,如金融風暴金融海嘯甚至將來的金融(或金仔)核爆咁,先會係一個完結。 好啦,定義好之後就要諗,究竟呢個浪仲可以行幾遠先?因為簡單講時間越長就越有機會升得耐啦,但如果要估幾時有黑天鵝出現,係一件鳩估的事,所以隊長會認為係無黑天鵝的情況下會唔會跌或無啦啦變左一個浪頂呢?以今時今日的香港樓市黎講,借貸鎖到咁緊,失業率又異常地低,加上背靠祖國,勁多國企走黎香港,隊長就認為經濟向好係足以支持一個好長的上升勢頭。以香港的容量對比國家未來十幾廿年的經濟發展,好容易就會谷爆,所以樓市係應該會穏步上揚的。 有人會話,咁息口向上樓市就會仆街啦,呢個係一個假設,同埋隊長已經講過係實際年率唔超過4.5%時樓市係未試過冧,而就算講加息,美國講左成年,係咁吹係咁吹,加完香港又唔跟,講真未來三五年可能都仲會係一個超低息的環境繼續浸泡,而且香港的M2都係持續增加緊,所有野都係利好,當然我地唔可以排除任何一刻都可以有黑天鵝,但呢堆利好因素可以推到香港樓去到邊先係一個值得深思的地方。 突然跳番去2012年,當時的曾特首係電台回應有律師都買唔起樓,佢話其實新界仲有好多四五千蚊呎的樓,但時至今日呢,實呎一萬蚊樓下的,可能都係得番大西北的嘉湖山莊一帶,其餘的地方,萬三四蚊呎可能已經算平。但係,萬零蚊呎呢,我又記得才早幾年前,九龍塘的新樓都係萬零蚊呎,你已經可以進駐入九龍塘的新樓豪宅,但今時今日同一地段的樓,無兩萬五你都唔駛諗。而當你以為實呎兩萬五買現貨好抵咩,維港頌啊或乜乜分層的特色單位,三四萬蚊呎一樣去到貨,所以證明一样野就係發展商睇市都唔係傻,佢當然一手以溢價賣比你,幾年後小業主仍然係有水位去賺,亦即係話如果你攞發展商黎做指標,都可以睇到一D契機

錢與資產的價值

今時今日,係香港想買層樓真係唔係一件容易的事,以400萬樓下黎講上車仲有9成計都要約50萬首期,及至去到500萬左右的樓已經要超過120萬左右黎借8成供,老老實實如果你問隊長我剛起步黎計,真係會覺得好灰燼。最慘係你上到車都唔係講緊搞掂晒,你係清完袋住後每個月仲要供皮幾兩皮野,一個普通後生仔真係都幾難頂。 然而,儲呢舊首期又唔係一件易事,比你儲1萬一個月,五年先儲到60萬,十年先儲到120萬,好話唔好聽上左岸的就緊係話後生仔捱下,但實際叫你死慳死抵捱五年捱十年又有幾多人肯,又或者又幾多個上左岸的人肯啊?坦白講,隊長我真係唔銀制。之但係,呢一個五年十年的旅程其實都只係為下一個地獄之旅而準備,而且每個月儲一皮的價值,除左係一皮野之外,對於好多好多的年輕人真係放棄左好多活動同回憶,老實講如果你由22歲到32歲都好慳的,到你老左開始有番錢時就發現買唔番年少輕狂的歲月,所以呢每個月1皮的價值隊長認為係高於你實際儲到1皮的價值,再者呢個世界仲有通漲,儲完其實仲係會貶值的。 而當你買到樓後其實都係好慘,每個月供皮幾兩皮供30年,呢個只係你買約莫500萬樓的結果,而如果你選擇買間九龍的正經兩房,好易就去到700-800萬,well咁你預起碼每個月供兩皮幾。講真呢家香港人的人工雖然都唔差,就當你兩口子加埋70-80K的人大有人在,之但係要攞番兩皮幾出黎供樓供幾十年,其中有一人停手唔做都真係唔得掂,呢個就係今時今日生活係香港而又未上車的人所被迫選擇的樓市生活,因此呢家林鄭話推上車盤比首置客,其實亦係好有道理的。 而作為叫做既得利益者的隊長,相信講得出上面呢堆野的我都應該唔算太離地,因為我不時都係度諗如果我都係無買過樓的話其實會係咩情況。但當然,有樓的我睇的其實又唔係覺得有乜大不了。 當然我會睇到的係,我可能任何一個物業對於未上車的任何一人黎講都已經係一個好遠的目標,然而當你拥有佢時你又會覺得其實又唔係有乜野咁特別姐,簡單講如果只係得一間屋兩間屋,係香港係咪可以唔駛做呢?當然係唔得啦,有排都未得掂。換句話說,你未有樓的,可能會要為一間屋做成世,但隊長有樓的,又唔見得可以成世唔做喎,所以呢條數學我發現都唔係咁對等,即係好似點样都仲係要「做」。 最近由於公司的變化,以及隊長其實一早已經訂下目標唔做,所以都不停係度諗究竟隊長如果無得做,又或者到隊長訂下目標唔做之時

放租物業管理

其實每一年的租務都會遇到好多唔同的問題,新交一間屋比新租客,總會有唔同的家居問題出現,所以係某個層面黎講,如果話唔駛理層樓而想做到財務自由呢,呢件事係有小小唔係好完全講得通,不過隊長的租樓業務又真係多到爆,所以係呢個租樓路途上都真係累積左一定的經驗,亦唔知係咪咁,呢兩年竟然有親友主動要求將收租物業交比我打理,佢地扣除我的服務費只係收租金,將問題過晒比我,原來又係另一個玩法。 關於租樓同物業黎講其實可謂大大小小的野隊長都真係玩過下,細細地的日常野如冷氣機有問題,信箱鎖仔自已爆自己換,去到通渠爆水喉,十號風球窗邊漏水乜Q都試過,基本上呢家小小的家居問題理論上都唔太難到我,不過今年的問題更加昇華到另一層次。 而玩漏水呢一下又係一個新的嘗試,由大廈渠漏水去投訢食環,搵管理公司同業主立案法團,以致十號風球因樹葉阻塞我間屋水渠全屋水浸,電制跳晒之餘,樓下又投訢我個單位,係管理公司同業主立案法團幾個parties之間遊走拉鋸又係另一個新的經驗。 幾年前無啦啦被迫入左業委會開始對物業管理同相關法例又更深認識,點样招標點样傾為大廈爭取更多,原本以為都係麻煩的事點知又原來係之後幫到我好多可以係其他物業同管理公司打交道。 之於之前又試過遇到租霸幫我老母去收樓,入申請土地審裁去,一路去到執達吏可謂又一個新的經驗,不過好話唔好聽今時今日隊長就算已經身經百戰,但都可以講係遇到麻煩野仍然係好L麻煩,事關如果你對法例同大廈管理有清晰的了解,你會發現係香港黎講要賴皮係絕對容易,當然找你麻煩的人係一定可以搵到野去煩你,但只要你唔怕煩,好多野係咁易拖你一年半載毫無難道。 其實隊長不嬲都奉行係負責任之道,有好多收租的業主成日都計到好盡,有時會諗呢度唔整果度唔整,慳得就慳,呢样野雖然隊長我明但同時因為物業數量問題,情願真係用錢解決好過拖黎拖去。有一样野唔係所有人都會認同就係好多人都成日會話收租樓,話之你幾殘直接租出去就得啦,咁老實講各人有各人計法,我亦唔否認有部份低回報的樓係根本好難去計得通條數去裝修再租出去,因為可能唔裝就租12000,裝修左就租13000咁計,真係唔值。之但係,隊長有隊長的計法,但唔計數字上,有一样野隊長認為一定要重新做好晒基本的水电廚廁工程就係,當你物業有一定數量時,就必需全部由頭做好,幻想一下你有100個物業,我可以講的係基本上如果你唔整好D野比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