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想AA死?

施老闆聯同代理業界將會係七月七日上街大遊行,當然業界兩大龍頭中原同美聯都紛紛響應,預期相關的行業同受影響的家人一共會有3-5萬人上街。


施老闆亦強調作為龍頭,利家閣都要每月蝕8位數字,有行家亦蝕過千萬,雖然唔知邊個打邊個,但施老闆認為如果連龍頭都蝕錢,咁其他細行都唔會好過,故此上街要求政府徹消辣招是有必要的。


我認為,施老闆佢能夠捐左副身家出黎,去到今時今日錢對佢黎講應該唔係D乜野,講真以佢私人的資產我相信佢已經夠食過世又或甚至幾世,如果以佢自己的諗法出發,我認為唯一能令佢上街的應該係中原的命脈,始終中原係佢養大的,佢亦唔想一個自己親手養大的BB死係自己手上,蝕錢係其次,怕執笠先係重點。


但有好多食住花生等睇戲的網友,我估計係特別未上車的,不信係討論區度話抵施生死,亦應為AA係抵撚死,話佢地平時市旺就一個月等於人地一年人工,呢家蝕就係度阿之阿左,又話邊有穏賺的生意,總之就一副你死你賤的心態,認為AA係萬惡不赦,我深信呢班人應該之前係受過唔少AA的氣同苦,又或者只係一個仇富仇商的心態的條件反射。


個別的情況,例如你本身買樓遇過不快的情況,比人呃比人水而憎AA,我好明白,亦唔會去評論,就正如呢家有人殺左你全家,你好憎呢個人,係明白的,無謂爭辯。但問題係,如果因為你憎一個人,而成個行業你都唔妥的話,呢個就係一個偏激的問題,就正如果殺你全家果條友係一個亞洲人,咁你就憎晒亞洲人,呢下其實係咪有D痴撚左線?


我並非AA,亦無乜誘因要去幫成個AA界,但問題係AA本身係有佢的作用我先會講。舉個反例子,如果你試過自己網上買賣樓,或者網上租樓,你會發現遇到好多問題,例如你放租你可能星期一二三四五六日每日都要去開一次門,甚至兩次門,不過係一早一晚,原因好簡單,D仆街一個一個黎,睇完又話要諗下先,一間就只係個老婆星期一黎,然後星期四又話同老公再黎,睇樓的人其實本身都好多野煩。如果買賣,我見過唔少case以為自己好醒網上同人deal,但傾價你就煩,又唔知點開,開完人地又話諗下先,諗完又話要睇定D,但得閒又打黎問下你,之後話OK隔兩日又失蹤,你無個AA去push,其實好多時都埋唔到deal。


當然你話我就係唔中意比人push,不過作為一個經濟去睇呢個市場,如果無左AA的話,成個物業市場其實係非常欠缺效率,因為好多deal係因為timing cost的隠形成本下根本無法complete。


可能你又會話,超,咁咪佑鳩佢囉,佢地無佣關我撚事咩?問題係你試下如果今時今日真係一個代理都無,個市場會點?你想買樓果時,你去邊度搵個業主?你點知邊個業主係邊一刻會放盤,你又有無咁多時間去同每個業主傾,一定反你價又點?如果你話我有大撚把時間慢慢玩,OK,但如果你個租約就黎滿咁又點?係咪續租一年定係點?都預唔到時間。如果你想賣樓等錢救命又點?點去搵買家?搵到個買家比唔到價又點?個買家好撚煩又點?我只會預期好大機會有錢買唔到樓,有樓又賣唔到錢,有錢又租唔岩樓,有樓又租唔岩租客,成個市場亂鳩晒籠,所以AA的存在係有佢的價值,問題只係點样去監管良莠不齊的AA業。


因此,我認為果D網民不停聲討AA叫佢地抵撚死的,好大機會又係一D民粹主義支持者,佢地仇富仇商,本著我唔好過你都唔駛旨意搵食,齊齊仆街的心態去發聲,呢一股歪風唔知點解好似越吹越猛烈。我好明白點解施生同湯文亮都話睇唔好香港要去海外發展,無他的,一班要殺死香港的官員,加上一個仇富仇商的民粹主義,香港又點會可能走出當前的困境?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香港租樓故事 -- 女B版

DSE題三: 專精一事還是多元人生

俄烏戰爭的懶人包